365bet在哪投注
当前位置: 工作探索 > 公诉机关如何办理“零口供”案件

公诉机关如何办理“零口供”案件

 

 

 “零口供”在法律上并没有明确的规定,实践中“零口供”案件一般是指在整个刑事诉讼过程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未作出有罪供述而做出有罪判决的案件,具体可分为不认罪但对侦查人员的讯问做出回答进行无罪辩解及对全部提问保持沉默、缄口不言两种情况,实践中的“零口供”多为前者,全程保持沉默的极为罕见。

在“零口供”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全盘否认实施犯罪行为,案件缺乏直接证据,案件办理难度颇大。检察机关唯有对案中的犯罪嫌疑人有罪供述暂视为无,通过审查在案的其他证据,证明其是否涉嫌犯罪。

新修订的刑事诉讼法将“尊重和保障人权”写入刑事诉讼法总则,并在证据制度中,明确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确立了非法证据排除制度,这些重要的修改内容对刑事侦查阶段中嫌疑人口供的获取带来了新的挑战,同时也为在刑事司法过程中认真贯彻落实社会主义法治理念及转变陈旧的证据观念带来了机遇。

一、“零口供”对刑事侦查工作的影响

长期以来,在侦查工作中,以口供为线索寻找其他证据是惯常做法。因此,“零口供”案件是出现和增多,必将给公安机关的侦查工作带来诸多不利影响。

1、收集和获取证据的难度加大

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对于查明案情,引导侦查人员发现和提取证据具有重要作用。如在杀人案件中,往往只有犯罪嫌疑人供述凶器藏匿处所,侦查人员才可能提取凶器;在绑架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将人质藏匿何处、人质是生是死等情况侦查机关只有在抓获犯罪嫌疑人,待其交待后才能清楚等。一旦犯罪嫌疑人拒不供述,侦查机关通过口供指引来收集证据的便捷这路将被阻塞,收集证据的难度随之加大。

2、认定犯罪的证据要求更高

我国现行证据制度强调证据间的相互印证,口供往往是整个证据链条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而一旦犯罪嫌疑人拒不供述,必将加大侦查机关证实犯罪的难度。

3、深挖犯罪的能力受到削弱

加强讯问的重要目的之一,是促使犯罪嫌疑人交代出侦查机关尚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犯罪事实,或者其他人的犯罪事实。实践中,通过犯罪嫌疑人口供的指引,往往能从一个案件出发,深挖出几起,甚至几十起案件。通过讯问获取口供破案,已成为公安机关对付流窜犯罪、团伙犯罪和累犯、惯犯的重要手段,而一旦犯罪嫌疑人拒不开口,必然导致公安机关侦破积案、隐案的能力大大下降。

二、“零口供”的表现形式、特点以及证明标准

从形式上看,“零口供”主要包括沉默不言、否认自己实施犯罪行为、辩解是他人犯罪、反证被害人有责任等;从阶段上看,则主要包括自始未供、在侦查阶段供述又翻供、侦查阶段供述但审查起诉阶段翻供等几种情形。

口供属于原始证据、言辞证据,具有不同于其他证据形式的特点:一方面,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最清楚自己是否实施、如何实施犯罪行为,若其如实供述,可以全面、生动地反映出作案的动机、过程、后果和具体情节。因此,口供在有其他证据相互印证时,具有较强的证明力,一般可以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直接证据。但另一方面,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作为刑事诉讼中被追究的对象,与案件的处理结果有切身的利害关系,为逃避罪责,往往企图隐瞒、歪曲事实。因此,口供虚假的可能性很大,且易有反复性,单独的口供证明力较物证、书证等实物证据弱。

检察官面对“零口供”案件的心理压力是巨大的,内心是矛盾的。但是,检察官应秉承现代刑事诉讼理念,追求打击犯罪与保障基本人权的平衡,通过深入案件,发现破绽,本着高度负责的工作态度和坚持科学严谨的工作方法,以直接、间接证据形成的证据锁链来定案。

许多犯罪分子都试图通过“三缄其口”的方法来逃避法律制裁,同时还有人指望通过装疯卖傻、装聋作哑、装精神病来达到目的。甚至一些人以所谓的“沉默权”来为自己开脱。这样,按照我国司法机关受传统的口供中心主义的影响,很多时候,即使在犯罪事实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有时仍然无法获得犯罪人的口供,甚至有时会出现让犯罪人逃脱法律制裁的现象。

因此,引入“零口供”定罪,就成为司法实践上的一大突破了。其实,我国《刑法》中有这样的条款:“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述,证据充分确实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零口供”的出现很好地体现了这一法律的精义,并补充了它的内容。

三、公诉机关办理“零口供”案件应注意的问题

“零口供”在认定案件事实,审查、分析和判断证据时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零口供”案件本身的特性,决定了定案时所要依据的往往只能是其他一些直接或间接证据,在定案上就相对较为复杂,对审查和运用证据提出了更高要求。

1、牢固树立社会主义法治理念,转变执法观念

社会主义法治理念的核心内容就是依法治国。要求政法机关和政法干警必须不断提高法律素养,切实增强法制观念,坚持严格执法,模范遵守法律,自觉接受监督,时时处处注意维护法律的权威和尊严。政法机关和政法干警在执法办案过程中,要依法办事,既要遵守实体法的规定,也要严格按照程序法的要求执法。要彻底摈弃传统的“口供至上”,将口供视为“证据之王”的观念,树立“证据为王”的观念,当然这里的证据是指除口供以外的其他证据,即使有犯罪嫌疑人的有罪供述,也要抛开犯罪嫌疑人供述看一下其他证据是否能够对犯罪事实足以认定,因为口供作为言词证据的一种,其自身就具有不稳定性,很可能侦查阶段供述,到起诉和审判阶段又翻供。要把所有的案件都要当成“零口供”案件来看待,这样办出的案件才能经得起法律的检验,不至于出现因口供被排除或出现翻供而导致全案被推翻情况的发生。

2、要重视对犯罪嫌疑人辩解的审查分析

对“零口供”案件,不能因为“零口供”就轻视或放弃对犯罪嫌疑人辩解的审查,切忌先入为主地认为犯罪嫌疑人或被告人不认罪就是态度顽固、恶劣,对其辩解轻易予以否定,而应注意结合其他证据进行综合分析,对其辩解的合理性进行判断。

对“零口供”案件中犯罪嫌疑人的辩解结合其他证据进行综合性分析,是办理这一类案件时所必须给予充分重视的一项工作。同样,在“零口供”案件中,犯罪嫌疑人在辩解中对自己的犯罪行为百般抵赖、做虚假供述的情形也是非常正常的,善于发现和总结其口供中的抵赖、虚假的与案件事实、其他证据的矛盾之处以及其在不同时间的口供中的相互矛盾之处,进而加以揭露,也是实际工作当中常常运用的方法,这种方法运用得当有时也会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3、要注重对相关证据间的关联性进行审查

刑事法学中的证据是指由司法人员依照法定程序收集的,具有法定形式,用以确定犯罪事实是否存在、被害人是否存在,是否为犯罪嫌疑人所为,犯罪情节轻重以及有关案件真实情况的一切事实。从这一概念不难看出,与案件事实间具有关联性是证据的一个重要属性。也正是因证据的这一属性决定了证据间也必然具有相互关联性,每一证据也必然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因此,在办理“零口供”案件过程中注重证据间关联性的审查,并善于从中发现问题,也是必须注意的方面。

4、要注重对证据的综合审查判断,在“细致”上下工夫

细致、认真,是对每一名从事审查起诉工作人员的一项基本素质要求。要做到细致、认真地审查每一案件、每一证据,善于发现其中存在的问题,并在细致、认真的基础上对现有证据作出综合分析判断、分析,进而得出排他性的结论,也只有这样才能使我们所得出的结论、作出的决定更加符合客观真相。审查“零口供”案件,是否具有较强的建立在认真、细致基础上的综合分析判断能力尤为重要。只有将所有证据综合分析、判断,将现有证据有机结合,使之成为一个有机的证明整体,得出具有排他性、唯一性的结论,才能成为定案的依据。

司法实践中,常常会发生“一对一”证据的情况,即只有嫌疑人供述和被害人陈述两种证据,针对此类案件可以加强间接证据的搜集,通过间接证据的获得也可以使证据达到内心确信的作用。

5、贯彻好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维护司法的公信力

宽严相济刑事政策,是党中央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新形势下提出的一项重要政策,是我国的基本刑事政策。它对于最大限度地预防和减少犯罪、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司法机关在执法办案过程中,要根据犯罪的具体情况,实行区别对待,做到该宽则宽,当严则严,宽严相济,罚当其罪,打击和孤立极少数,教育、感化和挽救大多数,最大限度地减少社会对立面,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维护国家长治久安。实践中,根据案件情况对于主动供述、认罪态度好的嫌疑人要依法从轻处理,只有这样才能使犯罪嫌疑人消除疑虑,对避免“零口供”现象的发生将起到积极的作用。

邮箱登录